去查找医生

医院动态

本院新闻
肿瘤免疫治疗大咖罗荣城选择在退休前离开公立医院,走上多点执业之路:“希望医生也有合伙人制”

热度:★★★★★   日期: 2018-04-07   来源:FUDA


  来源:南方都市报 2018年04月07日 版次:AA07 作者:王道斌

  

  肿瘤大咖罗荣城选择在退休前离开公立医院,走上医生多点执业之路。受访者供图

  再过几个月就60岁了,但肿瘤免疫治疗大咖罗荣城却没有等到退休就离开了公立医院,走上了医生多点执业之路。

  罗荣城是普宁人,当过公立肿瘤医院的院长,做过国家级医学专业委员会的负责人,还组建了我国第一个肿瘤医生联盟。据介绍,这个联盟内加入的医生超过500人,等待加入的数量更为庞大。如此资历的他,为什么在即将退休之际却选择了多点执业,去民营肿瘤专科医院出诊服务病人呢?

  医生多点执业推行多年,专家、骨干级的医生走出来的不多,更何况是做过公立医院院长这一级的专家走出来的,就更加凤毛麟角。

  “前不久李克强总理说合伙人制和股权激励,是中国未来经济的走向。”罗荣城说,“中国的民营医院数量已远远超过公立医院,可服务量占比只有10%,这不科学,很多医学领域的困境,都需要民营医疗来破局”。

  先行

  肿瘤免疫治疗元年他有一个培训计划

  作为肿瘤治疗领域的大咖,罗荣城擅长的是肿瘤生物治疗、免疫治疗、分子诊疗领域。说起免疫治疗,很多人都会记起2016年的“魏则西事件”,当时莆田系引发的质疑,令正常开展的肿瘤免疫治疗、分子诊疗领域受到强烈冲击和影响。许多涉及免疫治疗、分子诊疗领域的研究、临床治疗被叫停,恶性肿瘤的免疫治疗、分子治疗,一度被患者无限质疑。

  恶性肿瘤的免疫治疗、分子诊疗是否真的就该是人人喊打呢?3月16日,中国临床肿瘤学会(CSCO )第二届全国肿瘤免疫治疗高峰论坛在重庆正式召开,论坛的主题为“肿瘤免疫治疗的元年”。这说明,肿瘤免疫治疗已经走出“魏则西事件”带来的阴影,重新走上正常路径。

  作为肿瘤免疫治疗的先行者,罗荣城认为,“魏则西事件”客观上推动了细胞免疫疗法的有序发展。“我曾经和许多公立肿瘤医院的专家、领导进行了深入的沟通,结论就是,科研也好,临床也罢,只要将程序全部纳入到国家规范当中来推进,许多诊疗项目还能继续开展。”

  他表示,在当下的国际肿瘤治疗领域,一半以上的科研成果都集中在精准诊疗和免疫疗法上,客观上也推动了全球抗肿瘤事业的进步。“来自患者或患者家属对肿瘤免疫疗法的质疑也在减少,这关键是对肿瘤患者免疫治疗效果的肯定。”罗荣城表示。

  那么来到民营肿瘤医疗机构,会否有所顾忌?罗荣城表示自己已经有一个计划,要对这家医院的肿瘤医生开展培训,一个疾病一个疾病地来进行肿瘤循证医学和精准医疗的教育、推广。“民营医疗机构也必须走专业化、规范化的路子,最终服务好、解决好患者的问题。”

  出诊

  300元的专家号接诊时间约半小时

  在退休之前离开公立医院,投身民营医疗机构,作为行业大咖,为什么有这样的选择?

  按照罗荣城自己的说法,就是“不想再来晚了”。

  3月13日上午,南都记者在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天河院区的专家诊室里,现场目睹罗荣城坐诊。这里的一个专家号需要花费300元,比公立医院贵不少。但是比起公立医院的人山人海,这里的诊疗服务却又物有所值。在这里,每一个患者都是预约来到,每个病人都能保证有30分钟左右的接诊、沟通时间,每一次诊疗结束,罗荣城都会将患者送到诊室门口,然后叮嘱、宽慰几句,随后将下一位患者迎进诊室内。“很多患者不懂什么是肿瘤的分子诊断和个体化诊疗,所以要很详细、很耐心地讲解。”

  恶性肿瘤能不能治疗,患者应该怎么寻求治疗?作为肿瘤专科医院,医院可信度和医生的能力决定了一切。“有一位从湖南专程来穗患有小肠间质瘤术后复发转移的女患者,她在当地被诊断只有几个月时间了。但实质上,小肠间质瘤只要明确了基因分型,目前一、二、三线的治疗方案都有了,40多岁再存活5年,甚至10年以上都很有可能。”当天的门诊,让罗荣城发现了一个他很有把握治疗的病例,他向南都记者解释,胃肠间质瘤确实是一种很难处理的恶性肿瘤,放疗和化疗等经典治疗方案往往无效。但在分子靶向药物不断出现后,类似病患的生存期可以获得明显延长,甚至长期生存。这种病例来找他,就有比较大的希望,而这也是他最大的成就感。

  他感叹,时下优质医疗资源的配置还很不平衡、很不合理,基层医生对于医学前沿的掌握依然不够。“许多分子靶向治疗药物已经纳入到医保体系了,中国的胃肠间质瘤、肺癌、乳腺癌、肠癌、肝癌、恶性黑色素瘤、淋巴瘤、白血病等患者,完全可以花很少的钱,享受到最好的治疗。”

  尝试

  让名医携手资本创建健康医疗新生态

  罗荣城在出诊当天就正式办理了加盟复大肿瘤医院的手续。“我愿做医改的推动者,去添砖加瓦。”罗荣城表示,目前医改进入了深水区,不管是公立医院还是民营医院,都困难重重。要突破困境,就要找到突破口。

  确实,此前民营医院的声誉很差,莆田系等民营医院将民间医疗市场搞得乌烟瘴气,一个公立医院的医生,要决心离开是非常不容易的。

  广东乃至全国推动医生的多点执业已有多年的时间,相关的规定也越来越宽松。可在广东这样一个拥有10万以上医务人员的医疗大省,真正走出去多点执业的医生、专家,截至2017年12月底,只是11767人次,占比仅仅10 %左右,多数还是大医院医生去基层支援时进行的备案。专家、骨干级的医生走出来的更不多,大多数都是留在公立医院,平常到民营医院“炒更”。

  作为公立医院院长,罗荣城为何能在退休之前下决心离开?

  罗荣城表示,他曾多次去新加坡、台湾等地考察,发现新加坡和台湾的健保体系很有特色,老百姓可以花低价购买高端服务。“新加坡模式和台湾模式值得我们好好学习、借鉴。现在深圳、上海等经济文化发达地区,健保体系已经有了新加坡模式雏形。我觉得,一个有真正优秀的医生加盟的民营医院,就能像台湾健保模式那样,既获得患者信任,又能得到政府的信任。“我和加盟团队的愿景是通过和大资本合作,首先在广州建立一个标准化、国际化、现代化、平台化的肿瘤专科医院,真正实现肿瘤诊疗的专业化、平台化,这样离国际化、现代化就不远了。”

  罗荣城目前正在积极运作肿瘤医生集团,已经吸引业内500多名肿瘤医生加入这个大平台。他坚信通过“大医生(肿瘤医生集团)+大资本”的全新体制,打造“(医生)合伙人制和股权激励”的医疗服务新生态、新模式,可助力政府新医改和分级诊疗体系的实现。

  未来

  “解放”名医让医生也成合伙人

  名医携手大资本,也许就是未来医疗服务新生态的另一种尝试。投资机构中民嘉业已开始投资复大肿瘤,双方的目标是在广州设立一家全新的肿瘤专科医院,投资巨大。“人财物到位,责权利统一,名医和资本能够形成共建、共享、共荣的健康医疗新生态。所以我来了,还带了一支庞大、专业的肿瘤治疗团队。”

  在罗荣城看来,医生的能量需要“解放”,如果能将合伙人制、股权激励等机制结合起来,效果肯定会不一样。“我认为,大专家在公立医院诸多条条框框的掣肘下,可能仅仅贡献出了1/3的才干。不是专家们不愿干,而是制约因素较多,太多掣肘。”

  资本撬动的不仅仅是一个新院区的建设,更可能带动肿瘤领域的科研、教学和产业。“目前这家医院是暨南大学的非直属医院,将来我们期望能成为学校的直属医院,这样平台更高,对科研、教学的推动也就更为巨大。”


  采写:南都记者 王道斌

  通讯员 林泓 王嘉康


 

 

相关文章

上一篇:徐克成看病︱控癌之策:快乐
下一篇:春季抑郁症高发,小心中招!

暨南大学附属广州复大肿瘤医院旗下专业网站 版权所有 Copyright (c) 2003-2017. All Rights Reserved.
· 粤ICP备13048536号 · 工信部网址 · 安全检测 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