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查找医生

癌症研究

徐克成专栏
徐克成癌症康复每日谈(26谈)—— 重构生活信仰

热度:★★★★★   日期: 2017-11-21   来源:FUDA

“用自己生命做抵押,研究和寻找癌症康复新理念、新策略和新方法,实践‘中国式控癌’。”

——徐克成



  第26谈:癌症康复——重构生活信仰

  几天前凌晨。 我漫步在深圳大鹏湾海边。红日正从海上冒出,悬挂在云层之中,光芒四射,漂浮的云海映着海水,被染的一片橙红,真是“半江瑟瑟半江红”。海浪一层又一层地赶过来,拍打着卧在海面的礁石,激起了白白水花,传来悦耳地哗哗响声,让人心碎。

  滨海大道上连成一排排的宣传栏,贴满了各式各样大自然的画片:色彩缤纷的珊瑚,悠哉游荡的鱼虾,辉映着面前的大海,构成一幅和谐温馨的世界,此时的大自然和人,变得浑然一起,正所谓《黄帝内经》所言“天人合一”。我悠悠走着,不断“深呼吸”,拼命吸入带着咸味的空气,呼出深蕴体内的“废气”,“吐故纳新”,又不断冥想大自然赋予的恩惠,驱散生活、工作带来的无形“压力” 。

  也许“量子纠缠”起作用,正当我享受身周美景时,突然眼前出现一幅宣传语:“重构美好生活信仰”;正当我回味这句话的含义时,手机响了,一看,是妙璇女士来信息了。她在信息中谈起了“生活、生命和信仰”。

  

640.jpg

  摄自深圳大鹏湾海边宣传栏

  妙璇女士就是我在《第19谈》中与我信息交流的“明白”患者。她患的是十分容易复发的胆管细胞性肝癌,三次复发,三次化疗、三次手术,2014年后未再化疗,迄今“一切均好”。她在现在的信息中说(稍加修改)——

         看到院长的消灭+改造的(治疗)方案,很受启发。我从病人的角度谈谈自身能为改造做点什么。

          什么是改造?为什么要改造?如何改造?

         改造就是从根本上改变旧的,建立新的。

         身体为什么要改造?因为环境不适合细胞健康的生存,也就是说,原来的土壤不干净了,才造成生病。

      

          如何改造?从两个层面思考:

      

         先是身体的内部环境的改造。癌症不是一两天形成,需要有个过程8一10年,涉及到:生活习惯、情绪、信仰、基因、环境等等。

         做为患者,在查出癌症后,第一件事:就是我能做什么?而不是将球踢给医生,医生只是解决专业的问题,更重要的是患者本人要有意识,自己的日常生活习惯是否存在问题?要反省,马上立刻改变,要彻底;第二件事:要敢于去面对,放下包袱,最好是能找到同病的人群(或换环境),抱团取暖,群体抗癌,此过程在分享或倾听的同时会让你不知不觉的放下沉重的思想负担(当然要在正能量的群体);第三件事:有信念,有毅力,有智慧去选择自己认同的治疗方案。总言之要从自己的角度去思考如何改造,如何构建新生命,这是一项系统的工程。

         思想上也就是思维模式的改变。思维模式在人生中起到重要作用,你的健康、生活、工作、家庭,都由你的思维所决定,是否幸福、快乐、开心也是如此。乐观或消极都是由它决定。

  

641.jpg

  妙璇女士信息截图

  妙璇女士讲的实质上就是“重构生活信仰”。

  什么是信仰? 信仰是人类的一种情绪,一个人的精神支柱,一种灵魂式的爱、关爱。信仰的东西往往超脱于现实,是人们灵魂的标注,同时是你价值的所在。患了癌症以后,一定要坚持“正”的信仰, 积蓄正能量,消除负能量。

  为了达到上述目的,释放压力,对于重构美好生活信仰,至关重要。

  压力是生命的一部分。美国MD安特森癌症中心Lorenzo Cohen博士说: “压力对你体内各个系统功能运行有很大影响。虽然健康专家仍在梳理压力如何引起癌症,但无疑的是,压力会促进某些疾病的发生和进展。一句话,压力使你的身体对癌症更有亲和力(stress makes  your body more hospitable to cancer”。

  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科学家实验证明:压力会导致肺癌耐药性的发生,加速癌细胞的生长,而一类缓解压力的常规药物,能够起到增强抗癌药疗效的作用。在研究肺癌对EGFR抑制剂产生耐药的过程中,他们发现一种免疫信号通路蛋白白介素-6(IL-6 )与耐药相关。已知IL-6是一种能被“压力相关激素”所激活的蛋白。研究人员决定研究这一压力信号通路在肺癌耐药过程里扮演的作用。

  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是压力激素。在培养的细胞中,往培养基里添加这二种激素后,这些激素会结合β2肾上腺素受体,激活特定的信号通路,提高IL-6的水平,从而促使癌细胞对抗癌药产生耐药。

  在III期肺癌临床试验中,研究人员们做了回顾性的分析。他们发现,那些IL-6水平较高的患者,接受EGFR抑制剂的治疗后,中位总体生存期只有区区 4.8个月,而那些IL-6水平较低的患者,中位总体生存期能达到11.5个月。此外,研究人员也证实,β肾上腺素抑制剂的确能起到降低IL-6水平的作用。

  

642.jpg

  正在接受分子靶向治疗的肺癌患者,IL-6蛋白水平低者(蓝色虚线)生存期明显长于水平高(红色线)的患者(引自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2017)

  进一步研究显示,一些能缓解压力的β肾上腺素能抑制剂药物,真的可以延长肺癌患者的生命。有一份研究比较了正在接受分子靶向或化疗的肺癌患者,加或不加 β肾上腺素抑制剂的效果,发现加用的患者生存期明显长于不加用者。

  β肾上腺素能抑制剂(例如心得安,又名普萘洛尔)是一种副作用小、十分便宜的药物。如果真能改善EGFR靶向疗法效果,无疑是癌症病人福音。

  虽然某些药物可能有助于缓解压力,但非药物性疏导是基本措施。所谓认知行为疗法(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,CBT) 就是进行心理交流,帮助大脑揭开患者想法、情绪和行为之间的联系。冥想(每天至少20分钟)、充足睡眠、太极和瑜伽已被证明可以克服压力,让思想从压力中释放出来,改善心境和生活质量。

  患了癌症,几乎对每个人都会造成压力。前述的深圳妙璇女士以对生命的信仰作为基石,建立正向积极心态,重塑生活习惯和信仰,就是最好的释放、疏解压力的方法。

  有人说人是由“生”和“命”组成的。“生”来自父母,“命”则是体内的能量和信息共同作用和运行的结果。正能量和正信息是“信仰”的物质基础。重构美好生活信仰,就是构成人的积极向上的精神,是为“命”也。


  2017年11月17日星期五写于广州  


  专家介绍

  

454.jpg

  徐克成教授:主任医师、博士生导师,广州复大肿瘤医院总院长,国际冷冻治疗学会前主席,国家“白求恩奖章”获得者,中国“时代楷模”,广东省生命之光癌症康复协会主席,第五届中国道德模范提名奖获得者。



暨南大学附属广州复大肿瘤医院旗下专业网站 版权所有 Copyright (c) 2003-2017. All Rights Reserved.
· 粤ICP备13048536号 · 工信部网址 · 安全检测 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