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查找医生

癌症研究

徐克成专栏
邂逅“交锋”的朋友

热度:★★★★★   日期: 2016-6-15   来源:FUDA

文/广州复大肿瘤医院总院长 徐克成

2016年6月12日,在美国文化城市波士顿召开的2016世界介入肿瘤学大会(WClO)进入最后一天,我和同事陈继冰博士早早来到会场。会议虽然进入尾声,但参会的人兴趣未减。

在参加了有关“肿瘤消融导航和精确定位”专题讨论后,我信步来到隔壁的展览大厅,想看看一款最新的导航设备。此时,一个高大的、留着胡子的男子来到面前,冲我点头。我看着他,似曾相识。看了他胸前会议名牌,名字叫Matthew Callstrom。我递上名片,他歉意地笑着说,他忘记带名片,热情地拉着我和旁边来自北大的杨教授一起照相。他告诉我,他来自梅育诊所。

徐克成总院长和Matthew教授重逢

呀!这不是七年前同台讲课的美国教授吗?我想起来了,问他:2009年您在俄罗斯开过会吗?他说:“是呀!圣彼得堡。”“是世界冷冻治疗大会?”我问。他吃惊地说:“对呀!记得和一位中国医生一起讨论,原来是你!”我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,拥抱着一起照了个自照像。

 

2009年10月,16届世界冷冻治疗大会在圣彼得堡召开。大会第一个议程是“世界卓越冷冻治疗中心”,发言者只有两家医院,即广州复大肿瘤医院和美国梅育诊所。我和牛立志博士参加会议,代表医院发言,主要报告经皮冷冻3000例经验,重点介绍冷冻治疗肝癌、肺癌和胰腺癌;梅育诊所也有两位医生发言,其中之一就是Matthew,报告的主要内容是冷冻治疗前列腺癌和肾癌。在后来大会的讨论中,记得与这位身材高大、极有特征的同行有过“交锋”。特别在第二天的叧一专题“胰腺冷冻在复大(医院)”讨论中,许多代表质疑冷冻胰腺的安全性,当时有两派,一派是以奥地利考帕教授为主,支持我们的观点,认为胰腺冷冻安全,不会出现重大并发症,对胰腺癌有肯定的治疗效果。另一派则认为要慎重,应更多做动物实验。持这一观点的就有Matthew。

Matthew问我:发表了不少论文吧?我说,仅用英文写的论文,关于冷冻治疗的,已有几十篇了,其中胰腺癌冷冻占了大部分。

“有动物实验?”他笑着问,看来他记起了在圣彼得堡的那场争论。我会意了,说“肯定”。他告诉了我他的邮箱,让我一定要将发表的论文发给他。

我邀请他到我院访问,他高兴地说,他尚未去过广州,但他知道复大肿瘤医院,期待在广州好好交流,也许再“交锋”。

梅育诊所是美国著名的私立医院,中国有本热销书《向世界最好医院学管理》,写的就是这家医院,能与这样顶级医院的专家同台讲课和“交锋”,是一件荣幸的事。

其实,我们是在肿瘤冷冻治疗方面最有共识的同行,都坚持冷冻消融在各种消融方法中有独特优势,特别是冷冻后坏死肿瘤细胞释放抗原,促进免疫功能,都有类似研究。肿瘤消融有多种方法,诸如射频、微波、冷冻,孰优孰劣,取决于各个医院各个医生的经验;即使使用同一种技术,不同医生治疗的主要肿瘤种类,也不一定相同,因此,擅长某一种肿瘤治疗的医生,对该肿瘤有些“偏爱”,而对不熟悉的肿瘤,或多或少持“挑衅”态度,并非奇怪。

Matthew医生擅长肾肿瘤冷冻,与我们擅长的肝癌、胰腺癌冷冻,相互交流或交锋,是学术上的幸事。时隔七年邂逅,多希望未来有更多合作。分别时,我们紧紧握着对方手,好像都为“失联”多年而惋惜,又对未来充满期待。他是WClO的创办人,我们医院也创设了每年一届的国际癌症治疗论坛,两个会议相向而开,一定会增进共识,促进肿瘤治疗不断进展。

 

★  专家简介

 

徐克成教授:主任医师、博士生导师,暨南大学广州复大肿瘤医院总院长,国际冷冻治疗学会前主席,国家“白求恩奖章”获得者,中国“时代楷模”,广东省生命之光癌症康复协会主席,第五届中国道德模范提名奖获得者。

 

 

相关文章

上一篇:要“共存”不要“歹活”
下一篇:医生讲实话“多金贵呀”

暨南大学附属广州复大肿瘤医院旗下专业网站 版权所有 Copyright (c) 2003-2017. All Rights Reserved.
· 粤ICP备13048536号 · 工信部网址 · 安全检测 ·